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个人专栏 > 正文

把苦乐扯平来看

2011年09月21日 个人专栏本站原创 ⁄ 共 310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每个人都是一个悲欢离合的,也是一本况味各异的人生史册。乍一看驿站的门庭或史册的封面可能平常。但走进门庭,翻开封面往往会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扑面而来。这种力量往往与外表极不相配,令人产生短暂的错愕。错愕过后也许就是永久的赞佩与省思。

我有一个同事叫张德全,此公嘴大,工友们就呼之张大嘴。他也笑呵呵地算是默认。大嘴是个年近不惑的人,在年轻人中是中年人,在中年人中是年轻人。他性格阳光开朗,憨厚敦实。人缘非常好。不知何故,至今孑然一人,尚无妻小。由于开朗健谈,进厂不久就与我们这些一二十岁的小伙子们打成一片,称兄道弟地你来我往,甚是亲热。早晨一起嘻嘻哈哈地上工,晚上就你逐住我闹地下工。我们似乎都忘了他的年龄,也没人去过问他的身世。他在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民工兄弟中普通地像路边一株不起眼的小草。

那天是中秋节,一个月亮很圆、很亮的晚上。

下班后,大嘴来到我的宿舍,请我到路边的小酒馆喝两盅。依他爽朗爱交际的脾性,我猜他肯定邀了一大帮人,我只是其中之一。我天生喜欢安静独处,便婉拒了他。大嘴似乎看透了我心里想的,用一种柔和但不容推却的口气对我说:“没别人,就我们俩。”我不忍再拒绝他的诚意,于是爽然答应。

这是我们工友聚餐必来的小酒馆。条件简陋,菜式简单,卫生粗糙,与我们农民工的性情颇为吻合。我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前坐下,要了一瓶二锅头,点了两碟下酒菜,二人对坐小酌。

几杯烧酒下肚,大嘴脸色微红,放下酒杯,目视窗外,我适时地放下酒杯,目光落在大嘴红彤彤的面颊上。我感觉大嘴有心里话想说。

大嘴将目光移到我的脸上,用一种诚挚的眼神看着我说:“我跟你讲讲我的事情吧!”我用同样诚挚的眼神回应他,默然地点点头。大嘴放下酒杯平静地娓娓道来:“我家在一个很偏僻很穷的农村,那地方穷的让人觉得生活是一种折磨。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因为穷,她们都没上过学。全家集中所有的能力供我上学。六年级时学费是5块钱,就这5块钱使父母愁眉不展。我一气之下不上了!任凭全家怎么苦劝甚至打骂我都不为所动。后来学校的老师到我家来找我也被我拿根棍子哄走了。”我诧异地看着大嘴,对他的过激行为表示不理解。大嘴冲着我淡淡一笑:“当时太小,不知哪来的一股血把脑袋冲坏了,发起了神经。老师走后,我被父母合伙狠揍了一顿,三天下不来床。”大嘴说着伸出三根手指,像是在炫耀。

大嘴接着说:“后来,我跑到县城里在一个小餐馆里找了份洗盘子的工作,本以为可以自己挣钱了,心里乐得不行,可还没兴奋一个星期,就被老板开了。你猜咋回事?”

“嫌你年龄小,干活不麻利?”我随口说到。

“不是!”大嘴动作幅度很大地摆了下手。“我帮他们打碎了5个大海碗!”边说边把手掌摊开向我面前推。表情比刚刚伸三个手指时更夸张,好像这次的功劳比刚刚还要大。我哈哈笑着,心理想:如果我是老板,也会把他炒了。

“从那里出来之后,我在窑厂找了份搬砖的工作。”大嘴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略微仰头,叹了一口气。我尽量克制自己发问的冲动,我知道不该在这时候干扰大嘴的思绪,静静地等待大嘴缓过神来之后继续说。

“在窑厂刚干两个月,那天的太阳很毒,我正在推着运砖的小车,汗水迷糊了我的双眼,老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向我跑来。那一瞬间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我被一种不祥的预感击中,我也说不清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一定出事了!那人是我叔叔,他跑到我面前时,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看他这样子,我敢肯定出了大事。果然,叔叔告诉我爸爸已经不在了!是急性脑血栓!”

大嘴又说道:“爸爸去世5年后,妈妈因为受不了村里好事者的闲言碎语上吊了!就这样,在我二十岁之前,父母都离我而去了!”大嘴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波动,面对这个与平时迥异的大嘴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也许任何安慰对他来说都是多余的。

大嘴一扬脖灌了一口酒,一抹嘴,说道:“几年后,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她从小就是孤儿,没上过一天学,连名字都不会写。很快我们就结婚了。第二年,她给我生了个儿子,小家伙胖呼呼的,很机灵、很可爱。”大嘴说到这里时,眼里泛着亮闪闪的光芒,表情舒展了许多。我低头抿了一口酒。当我再次抬起头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大嘴双眼噙满泪水,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大嘴抹去眼泪,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说:“命运弄人啊!命运弄人啊!”下面的话他实在有些说不下去……谁都能猜到这个不幸的事实:孩子夭折了!压抑太久的人哭起来都会像个孩子一样不顾周围的环境。大嘴的反常表现引来了邻桌和老板的侧目,我向他们摇摇手示意没事。

大嘴趴在桌子上像个失去一切的孩子一样抽泣着,他的肩膀不住地抖动,他在释放积累了近四十年的悲伤!此刻我才明白为什么大嘴身上散发着一种常人难以参透的气息,这是岁月的磨难在他身上残留的痕迹!我抚摸大嘴的头发,像抚摸一个孩子一样。对这样经历过人生大哭大悲的人,一切安慰的话语都不如默然的理解更有力。

透过抚摸的手,我明显感到大嘴在稳定自己的情绪。片刻过后,大嘴抬起头,眼睛通红,但已没了泪水。继续诉说他的故事:“孩子没了以后,他妈妈也丢了半条命,很长一段时间不吃不喝,精神恍惚,整日埋怨我、诅咒我。后来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就离了。离婚之后我就独自一人到城里打工。干了几年攒了一些钱,跟朋友合伙买了一辆东风大卡车搞运输。一天夜里下着大雨,电闪雷鸣,我们的车在一条乡间公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驶着。突然感觉到车子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我们不约而同地意识到出事情了。下车一看,被吓傻了!一个老头连同三轮车被搅在我们的车底下!我们惊慌失措地把老头从车底下弄了出来,当时就断气了。本来跟老头的儿子们说好的我们赔偿15万了结此事,这样我和朋友一人出七万五。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平时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的铁哥们这时会逃跑。最要命的是他把我们共同的大卡车也开跑了!”讲到这里,大嘴完全恢复了起初的平静,又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后来呢?”我问。

“后来?你可以想象的到。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借呗!当然借也借不到这么多钱,除了到处打零工、干兼职以外,我还到黑市卖过血!那段时间差点没熬过来!”

这段痛苦的日子从大嘴的嘴里讲出来是那么的平淡,为了还债,不光省吃俭用、身兼多职还要放血换钱,这是何等黑暗的生活啊!能熬过来的又是何等坚强的汉子!“那段时间差点没熬过来”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包含多少辛酸与悲情啊!一种由然升起的敬意从我心中缓缓升起,只为眼前这个刚强的汉子!

“债都还清了吗?”我问道。

“大部分都还了,还剩下一些都是不急的。”他淡淡地回答。

“你还年轻,应该再找一个吧?”我觉得应该引导他看看未来了。

“随缘吧!呵呵。”终于看到大嘴笑了!

“来来来,吃菜,说了那么多,菜都凉了。”大嘴笑呵呵地给我夹菜,平时的大嘴又回来了。我却没心情吃,心中有个问题想问却又犹豫不定。我踯躅良久终于问出了口:“你不觉得自己的人生苦难太多,老天对你很不公平吗?”

“什么又叫公平呢?”大嘴反问我。“至少我还有健康的身体吧?跟那些残疾人相比我不就是活在天堂里吗?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压力,苦日子都熬过去了,现在的我逍遥自在地跟天边的云彩一样。把注意力放在苦难上,人生就是苦难的;把注意力放在幸福上,人生就是幸福的。其实老天爷对谁都很公平,给你多少苦难就给你多少快乐;给你多少快乐也就给你多少苦难。如果把苦乐扯平来看,也许比尔盖茨、李嘉诚他们也并不比咱们幸福!哈哈哈!”大嘴爽朗地笑着。这笑明白无误地向世界宣告悲惨的命运并没有把幸福从他手中夺走!

因为他把苦乐扯平来看了并且专注在幸福上。

感谢: 胡彬 的供稿.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蚂蚁视界  http://www.myscope.cn/

【上篇】
【下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